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喻黄】一次临时的时空旅行

►全职/喻黄

►架空,OOC有,平行世界梗

►短篇,甜萌+文艺风味(*´ω`)




‧一次临时的时空旅行



  当喻文州回过神时,迎面而来的感觉是自己的后脑一阵钝痛,并且那应该是因为被相机脚架给狠砸的关系,他捂住泛疼的后脑,接着小心翼翼地回头看。


  「嘿!你挡到我的镜头了!」罪魁祸首正怒气冲冲地重新架好脚架,嘴上一秒也没停过,「我可不想在那一瞬间有任何角度上的瑕疵,或者有别的什么东西入镜了,那种感觉像是手机掉进马桶里似的。」


  喻文州盯着那张看来异常熟稔的脸孔,一时间有些茫然了──那张脸再怎么看都是黄少天吧?但他所熟悉的黄少天显然不会做出拿脚架攻击他这种事。而且……单眼相机?这东西老旧得只在书本上看过。


  那边的「黄少天」似乎摆弄完相机了,他疑惑地望向外来者,「话说回来,你是谁呢?怎么会凭空出现在这里?」


  喻文州自己也很想弄清楚后一项事情,但一旁「黄少天」看他迟迟不回答,手上的脚架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迫不得已他只好先摆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我叫喻文州。」喻文州说着,「至于后面的问题……我一回过神人就已经站在这里了。」


  「真是神奇。」「黄少天」惊叹地看着他,那表情像是发现了什么外星生物,「你想听更神奇的事吗?」


  「嗯。」喻文州应了声,可他实在不觉得有什么比另一个活生生的「黄少天」站在他眼前更加神奇的。


  「黄少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以往只要这张脸笑起来,喻文州都会觉得当下彷佛有颗太阳住进心底一样,出奇地暖和,但现在的他没有这种感觉,或许是因为这个「黄少天」并不是他的黄少天吧。


  「你和我男朋友长得很像,而且名字只差了一个字!你笑起来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是他站在这里。」「黄少天」讲到这里,笑得有些尴尬,「……刚才失手丢了脚架,抱歉啦。」


  「……」喻文州微笑。原来是用扔的啊。


  这种和谐的初相识场面并没有持续多久,「黄少天」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突然猛地跳了起来,「要来了!」


  接着他便开始手忙脚乱地整理器械,喻文州看他连手表都扒了扔到草地上去,手机也关了机,半晌那块原先空出来的草地瞬间就被冷冰冰的人工机械给占满了。


  「你要拍些什么?」喻文州被他的一系列动作给吊起了好奇心,凑上前问道。


  「鸟。」「黄少天」回答。


  「哪种鸟?」喻文州眨眨眼睛。


  「凤凰。」


  「……」喻文州开始想自己是不是来到奇幻世界观的世界了?


  「才怪,怎么可能。是鸽子啦!」「黄少天」看喻文州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正在脑补些很玄幻的事,最后也没有把这个玩笑开到底,自己把纸给捅破了。


  「鸽子?那有什么好拍的?」喻文州更加不解。


  「等会儿让你看成品你就会明白了。」「黄少天」的一只手离开相机,在嘴唇上摆了个阿拉伯数字一的手势,「现在,嘘……」


  喻文州点点头,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对方忙碌。反正他暂时也没找到能够回去的办法。



  喻文州是来自二十五世纪的宇宙领航员,在到这里之前他都还在做着给公务航舰领路的工作。也许是航舰的控制上出了问题,或者是不小心被吸入了哪个时空裂缝,令他来到这个温暖而未知的场所。


  事实上,他觉得这儿肯定是地球没跑了,虽然那对于他们来说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但人类从来不会遗忘那对于他们来说最美好的星球。


  黄少天是他一个同在宇宙公务机关里工作的伙伴,或者更细腻的说法,他们互相是情人。然而现在,他在几百年前的地球上见到这张不能再熟悉的脸,却又不是他最熟悉的那个人。


  他突然想起了几乎数十年没出现过的名词──平行世界。


  这和时空裂缝一样是目前研究学者无法解释的现象之一,没有证据能证明它是否存在,但它确实存在,所以喻文州在此时此刻站到了这里,并且发现了另一个黄少天,而他们在他生活着的同时也的的确确地活动着。


  这个平行世界里,是不是也有一个「喻文州」呢?是不是就是那个「黄少天」的男朋友呢?喻文州对诸如此类事情都感到好奇,但比起这些,他还是更想回到他那二十五世纪的星球,抱一抱他的黄少天。


  想到这里,他又将视线放到那和他的黄少天相差无几的脸上,对方认真地摆弄照相机的眼神让喻文州想起了一次任务。


  那时他们接收了新命令处理一颗可能会撞上火星的陨石,喻文州永远都忘不了黄少天是如何不急不躁地在十八小时后用一个激光炮的发射按钮成功摧毁陨石的情景,在几乎所有人都放弃的情况下黄少天仍然寻找着机会,而机会也没有辜负他的苦心,于是就这么一发命中,黄少天也这么一举打响了名号。


  摧毁陨石后,黄少天整个人软瘫瘫地倒在他怀里,喻文州以为他就这么睡着了,但仔细一瞧那两个浅棕色的瞳孔还亮亮的。


  「能这么顺利,都多亏了队长。」黄少天轻声地说着,纵使瞳孔还那么亮,但眼皮也忍不住阖上,「是你把航舰带到这个能够一发击中的位置。」


  喻文州低下头吻了吻他的眼皮,「辛苦了,少天。」


  黄少天与疲惫挣扎无果,只来得及胡里胡涂地咕哝了句听不懂的话,就躺在他怀里沉沉地睡着了。



  喻文州陷入回忆的时候,「黄少天」正静静地等待鸽子聚集广场的机会,越是平凡常见的事物,越是突显拍摄技巧的重要。提前洒在广场砖地上的饲料已经充分发挥作用,纯白的鸽子们一只接着一只地停在这临时的停机坪上,看起来都很满意的样子。


  「黄少天」一瞬不瞬地紧盯着相机,对于专业摄影师来说,一个按下快门的机会可能是零点几秒,甚至更小,为此他们或许得等上三四天,最长的就是在那里暂居也不无可能。


  他等待的时间并不长,但过程实在费了不少功夫,会影响动物的因素太多了,假如说今天午后会下一场大雨,那捕捉到的画面又会是不一样的光景。


  机会得来不易,因此每一步都必须珍惜。


  喻文州远远地看着,简直觉得对方就彷佛要按下激光炮的发射按钮了,但最后没有……没有快门声。


  有的只是鸽子被人类惊起的咕呱乱叫声,和拍打翅膀飞起的风声。


  而那起因正是「黄少天」自己凌乱的脚步声。「黄少天」突然抛下照相机大步大步地奔跑起来,向着广场,路途中还撞到了几只振翅的白鸽,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那广场边的青年。


  喻文州远望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不只熟悉,那压根儿就是自己的脸。对的,那肯定是「喻文州」了。他有不会认错自己脸孔的把握。


  「喻!」「黄少天」朝「喻文州」扑了上去,被对方稳稳地接住,「你怎么来这儿了?」他的语气显得有些恼怒,但更多的还是雀跃。


  丧失了一次机会的「黄少天」不感到丧气,天底下能让他放弃大好机会也只有这么一个人了。机会或许很难出现,但只要待在这人身边,他便觉得生活满是机会。


  「来给你帮个忙,你不是老说着鸽子饲料闻起来不好?」


  「你给我帮倒忙了。」他故作愠怒地盯着对方,然后狡猾兮兮地笑了起来,「作为补偿,你要扫掉所有的鸟粪。」


  「喻文州」感到有些困扰地蹙起眉,「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好吧。」


  喻文州静静地望着他们两个,看到他的「喻文州」也惊讶了一把,但迅速平静下来的眼神也透露出对方心里已经有个猜测。面对另一个自己,实在不需要太多话语。


  「谢谢你在这段时间陪着他。」另一头的「喻文州」说着。


  「不会。」


  喻文州笑了笑,在和「自己」面对面的同时,他明显地感受到某股力量正在运作,他就快要回到他的二十五世纪去了。


  他突然抬头再次看了看这片蓝天、这个世界──这名为「地球」的美丽星球。如此一来,便再无遗憾。


  「再见。」最后他对那两人说,「很高兴认识你们。」


  再见,另一个世界的喻文州与黄少天。



  喻文州回到二十五世纪的第一眼就看到黄少天,黄少天站稳了马步接住从时空夹缝被挤出来的他,开朗地笑了笑。


  「队长,这场临时的时空旅行怎么样啊?」黄少天用力地揉了揉喻文州的发丝,将他的脑袋按到自己的颈窝上磕着。


  「挺不错的。」喻文州吸了口他颈间化学保护液的气味,收在黄少天腰上的手揽得更紧,「但比不上见到你。」


  黄少天先是咿咿啊啊地叫了阵内脏快被队长你挤出来啦,然后捧起喻文州的脸,在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一口。


  「──欢迎回来。」

 

 

 

────────────── 

 

写了两对喻黄好开心・*・:≡( ε:)

真的没想到有一天能写出叫别人安静(?)的黄少ww还有叫喻队「喻」的黄少也妄想很久了,感谢平行世界!

 

满屏的上下引号感觉好凌乱,伤害大家的眼睛对不起(。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