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韩叶】献给你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短篇完)

►全职/韩叶

►架空,画家PARO,OOC有

►短篇,大概是个一边画图一边谈情说爱的故事(?




‧献给你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两位画家】



  韩文清和叶修从没想过他俩可以和平相处地在同一个画室里画图,但显然租借场地的主任没多考虑下他们的心情,令这两位已经在艺术界斗智斗勇十年的就这么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相遇了。


  一开始还是很和平的,毕竟谁都不知道原来中间那道隔屏后藏着个自己的死对头,直到叶修不小心踢翻了颜料,接着听见隔壁发出一声响亮的「操」之后。


  「……老韩?」


  「……叶修?」


  掀开了中间的屏风后,两个从画布旁探出脑袋的男人都傻了,但也不过是那一两秒钟的事,比起照看眼前的死对头,两人更在意眼下的「危机」。


  「哥的裤管!」叶修哀嚎着,他那条等上三个礼拜才送达的感觉很有艺术家气息的破洞裤子正泡在靛青色的颜料里。


  「我的画纸!」韩文清简直心疼炸了,被他置放在地上的画纸整迭泡了汤。


  对于画家来说,画纸也算是决定作品最终呈现样貌的重要元素之一,现在他失去了画纸,就像拿着不趁手的画笔作画一样,在起点上就已经输了大半。


  韩文清恶狠狠地转过头去,用那足以令三百米内的生物闻风丧胆的表情瞪着叶修。


  叶修的心情也没好到哪去,他刚损失了一件穿起来挺舒服的裤子,但毕竟这事儿还是他惹出来的,在气势上也比较弱一些。


  「先说好。」叶修先开了个头,拿着最大号的画笔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打架的话,别碰到手。」


  「还有。」他补充道,「别打脸。」


  「……正合我意。」韩文清也随手抓了筒画笔,表情阴沉地站起身。




【画笔与颜料】



  当初答应两位画家租借美术室的教导主任一推开美术室的门就傻了,里头简直像世界大战后似的。


  主任揉了揉他那双老眼,再揉了揉他那双老眼,美术室里依然布满了各式各样的颜料,让他想起上个礼拜才被不良少年乱喷漆的校门口,和眼前的景象相比简直是同等级的惨烈,他的心都抽抽地泛疼了。


  「……难道他们要求的不是画图,而是彩绘教室吗?」主任细声嘀咕着,开始怀疑自己开门的方式是不是错了。


  「韩文清大师、叶修大师!你们还好吗!」他一面喊着一面走入美术室,发现越深入内部,颜料喷溅的痕迹越是怵目惊心,特别是那鲜红色的颜料,简直和凶案现场没两样。


  教导主任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满地狼藉,好不容易来到那扇大屏风前,使力一拉,他又傻了。


  呈现在他面前的景象是,艺术界的叶修大师整个人骑在韩文清大师身上,拿着个画笔往对方的白衬衫上涂啊涂,不亦乐乎,这么看下来,韩文清胸前布料上那两颗看起来十分恶趣味的黄色星星肯定也是出自他手。


  但叶修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身上的衣物没一处是没沾上颜料的,特别是那条破洞的裤子,花花绿绿五彩缤纷,变得更加炫酷了。


  教导主任两只老眼都瞪呆了,这是在打架呢?还是在嬉闹呢?哎呀反正阻止就对了!


  「你们通通不要动!」主任非常有气势地大喊了声。


  「……」叶修涂着颜料的手顿了一下。这是在演警匪片啊?


  「……」韩文清觉得自己再不动就要被上头这家伙压扁了。


  教导主任回神就发现自己正承受着两位重量级大师的眼神关注,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气势一下就全转变成娇羞了,「那个、大师们感情还真好啊,呵呵呵……」


  「不好,真心不好。」叶修总算察觉自己的姿势似乎有点诡异,唰地瞬间爬起身,然后没事人般地整理起衣着来了。


  「能帮我们准备新的颜料和画纸吗?」韩文清倒是表现得很平静,此刻他也觉得和叶修再继续纠缠下去绝对没有个结果,干脆转而面向大局观。


  「颜料的话,美术室收纳箱的存货绝对够用。」教导主任信誓旦旦地说着,然后问:「画纸您需要哪种呢?」


  韩文清报出了一段高端洋气的画纸名。


  「呃……」主任顿时卡壳。


  「没关系,麻烦你先准备齐颜料吧!」叶修在这时突然插了句话。


  韩文清默默地盯着他看,心想不知道这家伙又要惹出什么令人意料不到的麻烦事儿。




【画家协力】



  教导主任备齐了颜料之后,叶修把自己原本坐着的小板凳给挪到韩文清旁边,接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认真严肃地开口,「老韩,哥有个主意。」


  韩文清一听到他那自称,头上的青筋就扑腾了两下,但到底还是忍了下来,「怎样?」


  「咱们一起画张图吧。」叶修一脸这是世界上最神奇的点子一般的表情,「用我的画纸,你的画笔。」


  韩文清皱着脸,拱起手敲了敲对方的脑袋,「你脑子没坏吧?」他用看待异型生物的眼神注视着叶修。


  「坏你妹!」叶修缩起身子往旁边闪,然后举起他那束因为方才打架而全都开了花的画笔,「不然你说这要怎么办?一时半刻也寻不到代替的啊。」


  这倒是个问题……


  韩文清沉默下来,他的视线缓缓转向搁在地上还没收拾的泡水画纸,半晌又转了回来,用一种心情复杂的眼神盯着对方。


  「……就这么办。」他说。



  确认计划之后,两位画家开始大举动工。先是将画架搬到光线、视野良好的窗户前,接着开始清理满地的颜料,最后整理出一小块干净且气氛佳的区域来作画。


  不过两人心里都觉得只要自己所处区域范围里有对方,那必定是腥风血雨不得安宁的。事实上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没特地隐藏起这种情绪,虽然彼此都同意了提案,但没有一个人是觉得这事儿最后能成的。


  「行了。」叶修拉着小凳子到画布前坐下,一手拍了拍旁边的凳子,抬头看向韩文清,「开工啦!」


  韩文清跟着坐到板凳上,将画笔沾了水递给叶修,「你说要是到最后这图画不成了呢?」


  「那也没什么,顶多拒绝参展呗。」叶修笑得云淡风清,韩文清就直皱眉。


  放了展览的鸽子一点也不是小事情,光是展览的退票啊、后续处理啊、粉丝的心情什么的就足够令主办商头大了,风波过后画家的信誉肯定会受到影响,更何况是他们这种等级的大师。


  「图一定得画成。」韩文清坚定地说了句。


  「那还用说。」叶修回答。




【你的颜色】



  关于合力创作什么的,两个男人都算是第一次接触,所以在目标上也没有多作争执就和平地拟定了。


  窗外的天空,眼前的景色。这是本次的创作内容。


  调色、下笔……紧接着两人的笔杆就打架了。

 
  「干什么呢?一边去。」叶修抵着对方的笔杆催促道。


  「你才是,调得那什么要红不红的颜色?天空长那样子的吗?」韩文清也很坚持地没有松手,于是两枝笔杆又撞了几下。


  「这是哥的心情!你不懂!」


  「谁理你,快收回去。」


  局面持续僵持。两人心里都直喊不妙,这么下去又会重蹈覆辙地打起来吧?


  最后,两个人非常默契地一起收了笔。


  叶修尴尬地咳了咳,「好吧,我们订个详细点的游戏规则。」


  韩文清没说话,但从脸部表情来看,心情是大大的不好。


  「之后要下笔的人都要先说清楚自己要抹什么颜色上去,这样行了?」


  「嗯。」韩文清沉着脸应声。



  叶修握着自己不怎么熟悉的画笔,在调色盘上调了个明亮的鹅黄色,而后再控制了下笔刷的湿度,慎重地涂上画布。


  「成熟香蕉的黄──」他一面涂涂抹抹,一面拉着长音。


  「……」敢不敢换个比较优雅的词汇?


  叶修像是感觉到了对方的怨气,改口换了个比喻:「黄少天的黄──」


  「……」太抽象了。
 

  「马卡龙粉。」韩文清也动笔,给画布中的天空添了点亮粉色。


  「老韩你很常吃法式小圆饼呢?」叶修有些惊讶,涂在画纸上的颜色那比较圆的简直就像个马卡龙贴在上头一般。


  「偶尔买来吃吃。」韩文清面无表情。


  「呵呵,韩大师真少女。」叶修凑上去拍拍他的背,「也给我介绍那家店吧?」


  「就在车站的隔壁,你要的话待会就能去吃。」韩文清侧头看他,手上加了点力道抹开那粉红的颜料,接着洗净画笔,「你之前……神隐了很久。」


  他像是在考虑措辞一般,停顿了一段时间,「你去哪了?」


  「没去哪,只是一些杂事缠身而已。」叶修眨了眨眼睛,趁着对方不注意「啪」地涂了个颜色上去。


  韩文清仔细一看,正是最初那他们争执了半天要红不红的微妙颜色。


  「……」算了……


  叶修露出了一抹诡计得逞的狡猾笑容,空出左手拍了拍对方的脸,另只手则拿着笔沾了灰黑色。


  「这是老韩黑脸的颜色。」他绘声绘影地描述了一番。


  韩文清盯着叶修的脸看,他已经不晓得有多久没在艺术杂志以外的地方瞧过这家伙的脸了。


  先是无预警地在艺术界消声匿迹,接着又猛然蹦出来,大张旗鼔地发布了参与展览会的消息,总之这人平常看似很低调吧,但他的一举一动却总是牵引着所有人。


  韩文清觉得他好像瘦了,下巴变得又细又尖,视线再挪上去一些……形状姣好的嘴唇正勾着一个赏心悦目的弧度。


  韩文清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握着笔杆的手不自觉地调了个十分暧昧的肉红色。


  「老韩,这是什么颜色啊?」叶修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韩文清抬头望向窗外,「夕阳红。」


  「明明是脸红的红。」叶修看着他的脸。



  一直吵吵嚷嚷到天都要暗了,夜晚的景色悄然地占据了一小半天空,他们的作品总算完成了。


  叶修揉了揉因为长时间保持画图的姿势而变得酸疼僵硬的肩膀,接着有双手从他背后穿过,力道恰好地捏在他的肩膀上,一下一下地替他按摩起来。


  叶修舒服地瞇着眼睛,忍不住哼哼,「啊……累死哥的一把老骨头。」


  「但结果挺不错的。」他的眼神没离开过画布,图画上的任何色彩都是他们两个一笔一划刻上去的,这象征的意义实在太不凡。


  他们两人,叶修和韩文清,纠缠了十年的首次合作──光是这么打出标题,就已经极具话题性。叶修简直可以预见之后如同激烈的化学反应般的发展,接着采访不成的记者们又要把他那张在高中时拍的黑历史证件照给放上杂志了……


  「是挺好的。」韩文清看着他,「但不会有第二次。」


  「不会有第二次。」叶修点头同意。


  他们的距离不知不觉地越发靠近,最后,两人的身影贴在一起。




【展览会】



  整个艺术界都沸腾了,先是消声匿迹许久的叶修大师的复出,再然后是两位顶级大师的携手合作,于是定期举办的展览会人潮罕见爆棚,显然不论初见艺术圈的新人亦或大师级的人物都想亲自一睹光采。


  烈日下,两个戴着棒球帽的男人鬼鬼祟祟地从展览馆的后门溜进去,作为参展者理所当然是不需要门票的,也并非需要如此小心翼翼地躲开人群,但这两人可以说是站在这波浪潮尖端的人物,说什么也得低调行事。


  「终于混进来了……」叶修摘下棒球帽给脑袋透透风,大热天给闷得头皮都出汗了。


  「一句话形容现在的状况?」他问韩文清。


  「盛况空前。」韩文清答得实在。


  「多亏了哥无人能挡的魅力。」


  「……」韩文清不太想理他。


  叶修和韩文清肩并肩地走着,最后手抓着手好不容易突破人群来到重点展览的挂画前。


  镁光灯聚焦在那幅图画上,上方还拉上一个大红布条,洋里洋气地写着「叶修与韩文清携手合作」的字样。


  「看!哥的名字被摆在前面。」叶修小抬下巴。


  「因为有人把复出这件事搞得众所皆知吧。」韩文清毫不留情地吐嘈。


  「我看看……作品名的颜色配得很好嘛。」叶修啧舌,「献给你……」他说了前三个字就讪讪地停了下来,这彷佛告白一般的文句他们那时究竟是抱着什么心情想出来的啊?


  「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韩文清接下去说道,握着叶修的手紧了紧,「欢迎回来,叶修。」


  「……嗯,我回来了。」


  叶修抬头看着他,手上的棒球帽往两人脸上一挡,他们就这么在人群中交换了吻。

 

 

 

─────────────

最近达到了一百粉,感谢关注的大家!!!ヾ(●゜▽゜●)

等不忙一点再来玩几篇点文!或是有人想看手绘?(咦

 

画家设定的韩叶想写好久啦,觉得叶神的美手除了最适合敲键盘之外还很适合艺术类的工作w

 

评论 ( 4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