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多CP】他身上留下的印♂迹

►全职|韩叶、方王、林方、张肖、喻黄、双花、春蓝(按顺序)

►段子,有几对夹了点荤的

►偷偷地卖那些冷CP的安利ฅ●ω●ฅ


‧他身上留下的印迹



[手上的咬痕](韩叶)



  霸图的队员们发现向来爱护手指的队长,今天右手时只和中指上竟然缠了几圈绷带,似乎是受了什么伤。


  眼尖的小伙伴表示,队长今天的嘴角弧度平均下降了有三度左右,霸气气场加倍,瞪人一眼能吓尿一群。


  虽然大家都十分好奇,但心情不好的队长真心惹不起,所以一直到了训练结束也没有人敢上前询问。



  韩文清解开绷带,一圈醒目的咬痕就在他的手指根部,他扶着额头叹了口气。


  真没想到叶修会发狠啃他的手指……


  想到昨晚对方被手指和下半身同时深入的表情,他又觉得不亏。手指搅和着柔软的唇舌,下身则埋入那个人体最温暖的地方,呻吟声模模糊糊地从手指间的细缝透出来,柔软的腰板颤抖个不停。


  「……嗯、唔嗯,老……老韩……」叶修瞇紧了眼睛,唾液无法控制地从嘴角渗出来,凌乱的浏海被汗水濡湿得通透。


  接着,韩文清的手指就被啃了。



  韩文清抚摸了下还隐隐作痛的手指,面无表情地将绷带又缠了回去。而没受伤的那只手拿起手机拨号回家,听见熟悉的嗓音喂了一声,他开口:「晚餐想吃什么?我顺路买回去。」


  『那就你上次买的那家,特别好吃的那个……』


  「牛肉面?」


  『嗯对。啊,要记得加辣!』


  「嗯。」


  『还要卤菜!』


  韩文清想到他那种贪嘴的小样子,忍不住笑意。


  「嗯,等我回去。」




[颈间的吻痕](方王)



  王杰希在出门之前还特别检查了自己露在外头的每一吋肌肤,确认没有任何一处留下对孩子们教育不好的可疑痕迹才走出家门。


  方士谦倚在门边朝他挥了挥手,嘴唇上留着早安吻的湿痕,直到车子的尾巴消失在视线中,他才慢悠悠地回到屋里。


  其实方士谦这人有些恶趣味。这点从明明知道王杰希后颈上有个颇为清晰的吻痕,却不告知对方的行为就能看出。


  他觉得这种行径叫作宣示主权。有夫之夫,非礼勿视。



  于是当晚王杰希宣布了禁欲条例,并且把方士谦踹下了床。




[背上的抓痕](林方)



  现在正值霸图的严夏,是个特别折磨人的季节,然而训练室里的空调就正巧坏了,霸图的小队员们个个都哭成了狗……


  汗都要滴到眼镜上了,林敬言撩起短袖上衣抹掉额上豆大的汗珠,低头看到自己几乎全被汗濡湿的上衣,他决定到更衣间去换件衣服。


  为了不让训练中的自己瞧起来像只泡水的鸡,他特地多准备了件干净衣服随时替换。


  提起随身包包,林敬言慢慢地踱到角落的更衣间。



  霸图的置物柜和更衣室建在一块儿,一方面也是方便拿取杂物。张佳乐刚想去找条毛巾擦擦脸,就和正在换衣服的林敬言碰上了,「我靠!」


  「老林,你没事吧?」张佳乐目瞪口呆地盯着对方伤痕累累的后背,「你背上都是伤啊!」


  林敬言的眼镜已经摘了放旁边,闻言还稍微怔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


  「你说这个?」他的手绕到背后轻轻抚摸那些抓痕,脸上挂着一抹微笑,「──这是猫抓的。」


  「哦……我还想你是不是被家暴了,原来是猫啊。」张佳乐恍然,接着又顿了一下,「……等等,你家什么时候养了猫的?」


  有啊,林敬言笑了笑。



  一只叫作方锐的猫。




[红肿的嘴唇](张肖)



  戴妍琦在一旁观察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拍了拍自家队长的肩膀,「队长,我这里有条护唇膏,你拿去用用吧?」


  她知道有些人在冬天嘴唇会干裂,也可能因为太干燥而变得红红肿肿的,状况不一,但看着都很疼……


  作为一个体贴的姑娘,戴妍琦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坐视不管下去,队长那简直成了章鱼的亲戚啊,于是她就这么半塞半推地把唇膏塞过去了。


  「……」肖时钦看着手里粉抛抛特别有少女气息的护唇膏无语,「真有那么肿?」


  「肿啊!我刚刚没仔细看都以为有两条香肠趴在队长嘴上了!」戴妍琦生动地描绘着。


  「………」肖时钦不敢想象那画面,赶紧从口袋摸出镜子。


  嗯……这怎么肿得如此熟悉呢?


  然后他想起了昨晚是和谁待在一起的。


  他把唇膏交还到小姑娘手上。戴妍琦睁大眼睛看着他,「咦、队长你不要吗?」


  「等等,我出去打通电话。」


  肖时钦认真地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张新杰好好谈一谈。




[奇特的姿势](喻黄)



  卢瀚文开开心心地踏入训练室时,就看到黄少天已经在位置上打荣耀了。


  呃……「站着」打荣耀?


  「黄少……你为什么要站着玩?」卢瀚文稚嫩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微妙的表情,像是在说着,大人的世界,我不懂。


  「小卢你来啦!早啊!我跟你说,这种姿势打游戏可好了,既可以健身又可以随时注意屏幕,不出一个礼拜绝对可以练成强健的体魄,以后出去外面就不会有人再叫我们弱鸡了哈哈哈!」黄少天很忙碌地摘下半边耳机和卢瀚文讲话,眼睛还专注在游戏画面上。


  「黄少。」小孩抱着双臂,对这种情形有点见怪不怪,「你是不是又惹队长生气了?」


  黄少天僵了一僵,「去去去!小孩子少管大人的事!」然后默默地把脸埋回计算机前,口中还细琐地念着:「文州真的是,唉、一点小事有必要这么介意吗?而且我都让他……」


  卢瀚文迅速确实地找到自己的座位,第一个动作,就是把耳机戴上。




[沙哑的嗓音](双花)



  「请给我两包喉片。」半张脸藏在口罩底下的青年模糊不清地说着,「要塑料袋,谢谢。」


  女店员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客人,只凭那小半张脸就让她觉得好看了,何况末了他还对她微笑了一下。


  这位客人这星期已经是第三是上门了,而且正好都是她轮班的时段。


  一股青春期的幻想降临她的脑袋,女店员忍不住去想,对方是不是……是不是对自己有兴趣?


  那股陌生的悸动让她在结帐时一时冲动地将个人名片塞了过去,顺便柔声地提醒:「先生,喉片也算是一种成药,记得不要过量食用哦。」


  不料对方口罩下的脸突然扭曲了一下──但也是一瞬间的事,青年很快就恢复呈原来的状态,「谢谢妳的提醒。」


  「不过这个就不用了。」青年将名片递回去,笑了笑,「我已经有一张你们店里的名片了。」



  张佳乐走出药房,一张脸黑得彷佛涂了炭。他打开孙哲平的车门,一进去就对驾驶座上的人骂了句粗话。


  「孙哲平我警告你别再乱发情!我都被店员关爱了你知道吗?」张佳乐忿忿地摘了口罩,声音粗哑不堪,和变声期的男孩有得比。


  「大不了我们下次换家买。」孙哲平无所谓地耸肩。


  「滚!」



  女店员倚在柜台上,一只手撑着下巴,她亲眼看着店门口停的进口名车把男客人给载走了,心里的感觉不可谓不纠结。


  最后她哀伤地叹了口气,「原来他已经有男朋友了啊……」




[哭红的双眼](春蓝)



  「嗯……嗯、啊,大春你……慢点……」


  在许博远的颈子上吮出了好几个印子,梁易春一抬头就看到对方皱着眉头,泪水从紧闭的眼角不住地滑下来,才察觉自己又不小心把对方欺负哭了。


  难得梁易春在做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许博远吸了吸鼻子,用脚跟踢了踢他的背,「继续啊……想什么呢?」


  「在想,你哭起来的样子可好看了。」俯下头亲了亲许博远的眼睛,眼泪的咸味被他纳在口中。


  听到这话,许博远愣了一下,才默默地红了脸,凑过去忿忿地啃了一口对方的肩膀。


  梁易春被他这害羞的样子撩拨得心痒,狠狠地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记,搂着他的腰下半身又开始使劲地动起来。


评论 ( 4 )
热度 ( 1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