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韩叶】婚纱(小块肉,一发完)

(副标题:特殊的掀裙子技巧(×)

►全职/韩叶,大概是新婚背景(?

►有女装!有穿婚纱的老叶!雷女装的请自主闪避(’へ’)

►没头没尾的肉,肉的部分还没满一千ry(卡肉卡得销魂的lof主…


‧婚纱



  叶修刚从一大团蕾丝裙摆的簇拥下脱离开来,就被韩文清搂了过去,照着脸没个章法地乱亲一气。


  「哎、你等……」叶修撇着脸努力地挣扎,最后不满地靠过去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你就不能等我把这鬼东西给脱了吗?」


  韩文清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次,柔美的长长裙摆、细致俏丽的荷叶边、轻薄柔软的布料……那是一件女式用裙,改成了大尺寸,现在正套在叶修身上。


  更重要的是,那还是件婚纱。


  韩文清想了一想,脸又往叶修的颈窝埋了回去,手摸到没有布料覆盖的背上,「你还是穿着吧。」


  「……」


  其实他刚才之所以会被裙摆给缠住,那都是眼前的某人害的。毕竟有哪个男人会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掀裙子?!


  婚纱的布料又薄又轻,一掀就是飞整片的,然后新娘叶修大大就被自己身上的裙子哗啦啦地糊了一脸……


  「老韩,我和你相处那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知道你有掀人裙子的兴趣啊?」叶修决定一定要好好糗一糗对方。


  韩文清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半晌轻轻笑了一下,「是啊。」


  「不过我这是第一次掀,还不太上手。」他抱住叶修的腰,把人放倒在崭新的花色地毯上,「……需要再多熟悉熟悉。」



  叶修很快又对自己的老对手有新的认识。比如耍流氓的手段。叶修仰头望着天花板,又艰难地低头看了看几乎整个脑袋都埋在裙摆里的韩文清,觉得自己肯定学不来。


  「唔、老韩……你别弄脏裙子。」叶修瞇着眼睛,感受到对方的舌头不紧不慢地撩拨着自己,「不然该怎么和沐橙交……交代。」


  韩文清没出声,只是又在对方柔软的大腿肌肤上吮出一个带着水迹的印痕,然后将两条腿往两旁分得更开,又把裙摆向上拢了拢。


  叶修迫不得已只好自己伸手抱住裙子,但如此一来他便没有余力去管韩文清在做什么了。对方似乎就是抓准了这点,动作得那叫一个飞快,他都还没看清楚从哪儿掏出来的润滑液,那黏糊糊的手指就已经进到体内来了。


  「嗯……」叶修从鼻子闷闷地哼出一声,觉得这个姿势实在难受,又看不到韩文清在搞什么,腰臀就抬起来挪了挪。


  「别动。」韩文清按着他的腰把他给抓了回来。


  「我就是换个姿势……」叶修不满地动动腰,繁复的裙摆因为快感而被他的两只手搅在一块儿。


  礼服和地板的毛毯都是崭新的,要是弄脏之后要清洁想必很麻烦,想来想去,能弄脏的也只有人了。韩文清小心翼翼地将带着黏液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深入,并且均匀地涂抹在柔软的肉壁上。再怎么小心还是有些漏到了外头,那些就全被韩文清用手掌抹到叶修的臀肉上了。


  「……老韩你快点行不!」


  他的老腰因为这种姿势酸得要命,裙摆又不停地散开来,韩文清专注在后方的润滑上了,根本顾不上他早已经颤得可怜兮兮的前面,难耐得简直要抓狂。


  话音刚落,体内的手指瞬间就拔了出来,激得叶修忍不住低叫了一声。


  韩文清正抓着他的腰替他调个舒服的位置,才低头看他,动作却忽然停了下来。


  「嗯……?」叶修慢吞吞地撑开眼皮,湿漉漉的水光在眼眶附近闪着,那狭长的黑色眸子立刻变得含情脉脉了起来。


  于是韩文清视野范围看到的就是自己的爱人躺在已经半褪的婚纱之间,多层的裙摆像是花瓣一般簇拥着躺在上头的人,因为不常日晒而一片雪白的肌肤和淡粉的质料相互辉映,美得令人忘记眨眼。


  「叶修。」韩文清低下头咬住那对唇瓣,极缓极缓地吻着对方,直到唾液均匀地化在一起,两人的嘴唇上都是诱人的水光。


  叶修的腿勾住他的腰,代表的意义不言而喻。韩文清顺着这个姿势慢慢进入他,看着他的脸从皱着眉的表情到逐渐习惯,他吻了吻对方的颈子,嘴角勾着一抹浅浅的笑。



  「……新婚愉快。」


评论 ( 2 )
热度 ( 68 )
  1. 推倒叶神迷雾不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