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韩叶/宋柔】许愿精灵(一发完,新年快乐!)

►全职/韩叶|宋柔

►架空,OOC有,后头有点流水帐…(毅力呢

►带上了两个小年轻玩(^u^)


‧许愿精灵



1、



  宋奇英和唐柔并排站在大门前已经有五分钟了,现在看来眼前这道门也并没有会打开的征兆,宋奇英则觉得头顶都要被太阳晒焦了。


  他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的女孩子,她的脸上起了一层薄汗,几缕浏海湿漉漉地贴在额旁,白皙的皮肤被晒得粉扑扑的……还是很好看。宋奇英摸了摸鼻子。


  他们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为的是同一件事。


  宋奇英在一天前接获了学校的期末作业,作为荣耀佣兵训练学院的一员,期末作业当然和普通学员有所差别,况且荣耀学院的要求也不是普通的苛刻。宋奇英一看到窗体上的要求登时就傻了,竟然让他们去找一件只在传说中听过的物品──许愿瓶?


  有一个科学的心的拳士不淡定了,先是靠一己之力又跑图书馆又上搜寻引擎,愣是没有任何收获,正盲无线索之时,恰好以往的导师来了一通电话,于是谘商的事就这么拍板定案了。


  只是在前往拜访韩文清的途中发生了个小插曲,也就是遇见唐柔,他本想应该是一次巧遇,走了大半路途才发现原来两人的目的地相同。


  「唐柔,妳也是要找韩老师吗?」宋奇英开口询问。


  「不是。」唐柔眨眨眼睛,「我是来找叶老师的。」


  叶老师?宋奇英想来想去,脑中突然跳出了一个光是想想就令他心惊胆战的名字。


  不不……不可能吧。他使劲地摇摇头,试图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出去。而且他也没听说过老师和别人住在一起的传闻。


  一路除了和对方闲聊,默默思索,俄而便抵达了韩文清的宅子。




2、



  宋奇英才从回想中回神过来,没注意到身旁的唐柔曾经消失了一阵子,再看过去只见女孩子手上握着一把不知那儿弄来的铲子,正想询问,「唐柔妳……」


  对方就猛地抄着铲子往门前的结界一劈!


  魔法结界顿时碎了一大片,到了一个成人可以进出的程度。唐柔将铲子放置在一旁,向他招了招手,就转身握着门把打开了大门,丝毫不费吹灰之力。


  宋奇英傻眼地看着她。这……这真是简单的破门方法啊。


  在走进门之前,宋奇英留意了一下唐柔用来破门的凶器,上方还有魔法残留的痕迹。他突然想起这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在学院里可是个风流人物。


  受到斗神一叶之秋的影响,向往战斗法师的人们越渐增加,学院的战斗法师人数也因此上升了好几成。一旦人数多了,比拚的就是实力,佣兵团不需要太多战斗法师,而势必有几个人会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唐柔就是那其中脱颖而出的一位。


  不少人一开始是关注上了她的外表,毕竟学院的女学生原本就稀少,这种扛着战矛贴向前线的职业更是没什么姑娘做得来,于是既有出色外表,实力又坚强的唐柔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不仅如此,她还在入学的几个月之后,公开提出在比武场一挑三的誓言。
 

  事件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学院,那段正是火红的日子,单单走在路上都能听到学员对唐柔的批评亦或赞美。


  宋奇英自然也听闻了这事儿,虽然一开始也觉得这姑娘挺自不量力,但身为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听到这么热血的事情,心里自然燃得不象话。


  要知道敢站上比武场的全是菁英中的菁英,普通人可能上去过不到两招就被打下台了,而唐柔则一直把着她的战矛火舞,毅然决然地站立在场上。


  到了之后负面的评论渐渐减少,对唐柔更多的是欣赏或认可,甚至听说她曾经受到好几家佣兵团的邀请,所有人都拭目以待这位异军突起的新秀究竟会成长到何种地步。


  唐柔很强。


  宋奇英一路默默关注到现在,就是这个感想。

 
  还有,很想和她交手一次。




3、



  进到屋里,宋奇英发现唐柔似乎比自己还要熟悉地形,不禁开始疑惑,「妳很常来吗?」还知道结界的弱点在哪个部分。


  「还好。」唐柔熟稔地走向主卧房,「现在这个时点……大约那两位还在偷懒吧。」


  眼见对方就要上前敲门,宋奇英连忙拉住她,「我来吧!」不论如何,让一个女孩子家接触成年男人的房间怎么说都不太好。


  嗯,唐柔笑了笑,退到一旁。



  叶修睡到一半就感觉自己下的魔法保护被人打破了,因为这个情形发生过不只一次,来者何人他心知肚明。


  身旁的男人仍沉睡着,稍微变长的黑色发丝凌乱地散在枕面上,半张脸都埋在蓬软的枕头里,呼吸均匀。


  叶修轻轻碰了碰他的脸,从脸颊抚到鬓角,看对方因为睡眠被打扰而皱起了脸,「老韩你还不起来?小唐已经在外头等着了。」


  韩文清不满地用鼻子出了一口气,不甘不愿地半睁开眼睛盯着他。


  四只眼睛对视了一阵。


  「……」韩文清默默地将脑袋埋到叶修的颈窝哩,蹭了又蹭,还张开嘴用犬齿小力地啃咬那块细嫩柔软的皮肤,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就抵在对方下颚上磨来磨去,像一头缺乏温暖的大狮子。


  噗,麻痒的触感令叶修忍不住笑出来,象征性地推了推韩文清的脑袋,最后两只手干脆抱上对方的背,「你好好起床不行啊?每天都要搞上这一桩。」


  叶修也是和对方相处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这个小毛病,某一次他不小心踩醒了韩文清,当那张凶狠的脸暗沉地瞅着他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肯定会被老对手按在床上揍一顿,没想到那人只是抱着他蹭蹭蹭……


  简直就像撒娇一样。叶修大大毫无防备地被戳了萌点。


  一会儿过后,韩文清像是蹭够了,就放开他,迈开脚步往浴室去。


  叶修暗骂他一声拔屌无情,然后随手拿了件袍子披在身上,往外头走去。




4、



  喀啦。房间门开了。


  当宋奇英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嘴巴一张,顿时傻在原地,除了一句结结巴巴的一叶之秋,愣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纵使那人不太常显露出自己的真身,但在前辈洗礼之下,身为就要成为霸图佣兵团一员的宋奇英是绝对没可能认不出来的。


  「小唐……咦?」叶修也吃了一惊,随即认出了那是韩文清的学生,「小宋同学,你怎么在这儿?」


  宋奇英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已经完全颠覆了,「唐、唐柔,你说的叶老师是……」


  「嗯,是叶修。」唐柔换上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其实宋奇英真正想问的是,为什么叶修会从自家老师的房里出来啊?!


  但内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很可怕,不要问。



  叶修在沙发上坐下来,他给两个小年轻各倒了一杯牛奶,看到两人各自摆出了很微妙的表情,他弹了弹杯子,「多喝点牛奶,帮助长个子。」


  唐柔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雪白的牛奶带了一点甜蜜的味道,温暖爽口,想来是添加了蜂蜜。


  叶修放下家庭号牛奶的瓶罐,自己也放松身子倚靠在沙发背上,「老韩大概还需要一阵子才会出来,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先问我?」


  宋奇英转头看向唐柔,对方正往口袋摸摸索索,最后掏出一张大红色的小卡片。


  「咦?」宋奇英一把摸出自己的期末作业,将两张卡片放在一起对比,「一样的!」


  「哦……」叶修摸了摸下巴,语气有些感慨,「今年也是一样的啊。」


  「叶、叶老师也做过这项作业吗?」宋奇英忍不住好奇地开口询问。因为实在不知道该叫对方什么好,所以干脆模仿唐柔的说法,叫叶老师。


  「是啊。虽然字句不一样,但要寻找的东西差不多。」叶修对这个称呼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拿起其中一张卡纸,念起了上头的句子。

 
  「新年来到,好运报到,若要祈福,请寻找愿望之瓶。」


  就是这短短四句话,让两个年轻人都想破了头。与其说是提示,不如说更像一种谜语,令人不小心就想偏了。


  但学校老师再再重复其实期末作业是很简单的,并且依照以往的经验,期末作业对每个学生来说就是一场小游戏而已。



  韩文清在这时走了出来,身上还带着胡须水的味道,就在叶修的一旁坐了下来。


  宋奇英注意到他手上拿着一个马克杯。果不其然,对方抬手就给自己添了一杯牛奶,顺手接过叶修递来的蜂蜜罐,往里头加了一点。


  宋奇英的腦海突然飛過了無數條彈幕,上頭整齊劃一地寫著「老夫老妻ヽ(゚▽゚)ノ」的字樣。


  「……」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视线则偷偷瞄向唐柔的反应。对方没有任何讶异的神情,像是熟悉了这一切。


  这副景象令他一瞬间甚至认为这才是正常的景象──十年的宿敌互相依靠着坐在一起,手上做的只不过是日常的琐事,却令人觉得异常地自然,温馨甜蜜。


  「老韩你看这个。」叶修捅了捅韩文清的腰,把卡片塞到对方手上,「这不是我们当年做过的作业吗?」


  当年。韩文清咀嚼了一下这个词,眼睛也没闲着,阅读着上头的文字,「迷雾森林的那个?」


  「对对,最后感觉特别蠢……」



  宋奇英和唐柔坐在两位前辈对面,实在插不进话题,两个年轻人就静静地坐着,听着前辈们又是回忆又是互相吐嘈。


  然后唐柔的脸转了过来,对他笑了一下。




5、



  过了一会儿,宋奇英和唐柔的杯子都见底了,牛奶喝个精光。


  「其实吧,这个作业详细一点,就是要你们先去找一个空瓶子。」叶修慢悠悠地说道,「然后抓一只有许愿之力的小精灵。」


  「……咦?」由于对方的解释实在太过简洁,两个学生登时都愣住了。


  「不然许愿瓶那种东西哪有那么好找的啊?」叶修耸耸肩,还没说完,话头就被韩文清接去了。


  「找不到,就自己做一个。」韩文清笃定地说。



  迷雾森林,据说一到傍晚整个森林便会被迷雾笼罩,旅行者将会迷失方向,森林里的动物也会变得狂暴,进入森林者,久而久之则会丧失心志。


  「……」宋奇英手里拿着一个小捕虫网,战战兢兢地跟在两位前辈后头。


  时间正是傍晚,雾虽然还未变得浓厚,但整个森林的气氛已经变得有些诡谲,似乎只要一不注意,就会有头猛兽猛然从雾里冲出来,张嘴啃掉人的脑袋。


  唐柔的战矛火舞在雾气中闪烁着鲜红的光芒,光芒就在不远处,他们渐渐地往森林深处前进着。



  天空越来越暗,最后他们来到一处瀑布。那已经是森林十分深处的地方了,雾气浓厚,宋奇英还是靠听觉才知道前方有瀑布的。


  「就是这儿了,你们加油吧!」叶修把玻璃瓶交给他,身影逐渐隐去,最后和韩文清一起消失在浓雾之中。


  宋奇英当然知道最后的部分必须由自己完成,转过身,就发现唐柔正站在旁边。


  「我们一起找吧。」她说着。


  宋奇英的手里一下子被塞进了一个软绵绵的事物,他收了收五指,发现那似乎是唐柔的手。既纤细又柔软,女孩子小巧的手掌。


  他回头,云雾浓重,看不清唐柔的表情。



  火舞的色彩瞬间黯淡了下来,视野里只有一片雾气茫茫,唯一的光源消失了,剩余的微小碎光便显得十分清楚。


  宋奇英脑中思索着许愿精灵的形象──其实精灵一般没有一个固定的形象,他们天性自然、恣意妄为,任何情绪波动都有可能导致他们型态改变。但许愿精灵在其中算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案例,他们的许愿之力必须保存到接受愿望为止,所以没有余力去转变姿态。


  许愿精灵一般散发出淡金色的微光,若不仔细去辨认,一不注意就会把他们当作普通的萤火虫看待。


  他睁大眼睛,试图去寻找那一抹亮光,但雾气实在太重,连五指都要无法看清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眼睛似乎只是身体无意义的附属品,一点儿都派不上用场。


  于是闭上双眼,宋奇英发现一直以来耳边的一股声音霎时放大了无数倍。
 

  细小的、比一根针落在草地上还要安静的声响。


  ……鳞粉落下的声音!


  身旁的唐柔像是也注意到了这阵声音,手掌顿时离开的他的掌心,整个人腾跃而起,在空中翻飞了一圈。



  云雾骤散。




6、



  宋奇英凑进唐柔的掌心细看,那里坐着一只娇小的许愿精灵,身上散发出一种浅金的光辉,似乎是公的(因为他一直盯着唐柔的脸看,嘴角还流了口水)。


  「进来吧。」他打开玻璃瓶的软木塞瓶盖,凑到精灵的身边。


  精灵用眼角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无比高贵冷艳地伸出一只脚……把瓶子给踢开。


  哼,愚蠢的人类。宋奇英下意识脑补了一句对白。


  唐柔噗哧笑了出来,伸出一根手指推了推小精灵的背,「快进去呀!」


  精灵依依不舍地深情望着唐柔的脸,这才舍得抬起脚步,姿势风骚地进了瓶子里。


  宋奇英塞上盖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先别放松啊,还剩下最后一个步骤呢。」叶修从一旁走出来,旁边跟着韩文清,「还得许愿啊!」


  宋奇英和唐柔对视了一眼,一同开口。


  「想变强!」


  璀璨的金色光芒瞬间从玻璃瓶中炸裂出来,飞升到空中,变成一朵朵花火绽放。



  送走了两位小年轻之后,韩文清盯着把手背在身后的叶修,「藏了什么?」


  「有点怀念。」叶修呵呵地笑了几声,伸出了拎着一只许愿精灵的手,「还记得当年许了什么愿望吗?」


  「想要打败你。」两个人的愿望都一样。


  愿望的确实现了,被名为恋爱的温情给打败,但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今年要许愿吗?韩文清老师。」


  韩文清静下来,只见那娇小的精灵在叶修的手里挣扎着想要挣脱,还一面发出嘤嘤嘤的细小求助声,他的脸部表情就软化了下来,「放他走吧。」


  而且,他也不需要许愿精灵了。韩文清看了一眼一旁逗弄着小精灵玩得不亦乐乎的家伙。因为他心里的愿望早已经实现了啊。




END



[小剧场]







  韩文清一早起床,发现棉被里除了自己和叶修之外似乎鼓着「别种」奇怪的东西。


  掀开棉被,就见一只小精灵缩在两人的枕头之间,小小的身子躺在床铺上,正沉沉地睡着。


  韩文清一脚把叶修踹醒,指着中间的生物。


  「你解释一下!」


  叶修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老韩……这是昨晚你忘了戴套的产物。」


  韩文清用棉被糊了他一脸。








  「我把他放生了啊!是他自己跟回来的!」


  小精灵安稳地坐在餐桌上,抱着一罐糖罐吃得正开心,丝毫没有理会这场因为自己而起的家庭风暴的念头。


  半晌还小小地咪了一声,拍着鼓胀胀的肚子躺在桌子上,因为重量突然变重的关系,还不稳地滚动了一下。


  滚到韩文清的手边。


  于是韩文清默了。


  然后他默默伸出一根指头,揉了揉小精灵的头发。








  「唐柔。」宋奇英挠了挠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恰当,「呃……」


  「我上次去韩老师他们家,叶前辈说,想让妳去看看他们的孩子……」


  唐柔一拨头发,「许久不见,连孩子都生上了?」


  「不……他们养了一只小精灵。」








  比武场。


  宋奇英对面站着唐柔,唐柔手中是她的战矛火舞,火舞的热度蒸腾。


  气氛凝重。


  「要上啰!」唐柔说完,一个箭步向前,火炎的热度才要扑到宋奇英脸上,鞋跟就卡到了地缝。


  整个人身子歪了一边,下一秒就要跌到地板上去。


  宋奇英连忙想接住她,力道却没掌握好,一下子对方就整个人扑到怀里去了。



  ……好软。


  但是,火舞戳到他的肩膀了啊啊啊啊啊啊。


  宋奇英脸上流下两行不知是感动还是疼痛的泪水。



──────────


大约是跨年前的两天我才想起了贺文这档事,于是我飙起了手速……没有质量,数量大概还可以(??

最后祝大家的新年愿望都能成真,幸福快乐(●´ω`●)ゞ


评论 ( 8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