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江】膝枕、饮水机前(两发小段子!)

►全职/周江

►架空,两人都是学校老师的设定,私设有!

►摸了两个小段子( *´◒`*) 其实比较偏向周江周无差,但tag还是只打一个就好


‧膝枕


  周泽楷放下手中的卷子和课本,把脑袋一偏,不偏不倚地靠在了隔桌江老师的背上。

  江波涛吓了一跳,差点连改考卷的笔都掉了,但又想到办公室目前四下无人,做些什么好像也无所谓,身子就慢慢地放松下来。

 

  瞇了瞇因为长时间盯着纸本而感到酸涩的双眼,江波涛将鼻梁上的眼镜拿下来,放到桌上,过程中背上的男人无声无息,一动也不动的。

  「小周怎么啦?」

  虽然以江波涛和对方的熟识,能从不多的话语和一举一动理解出差不多的意思来,但要他凭空猜想,实属不易啊周同事。

 

  周泽楷没说话,默默地将脑袋上移了一些,鼻尖顶着对方的后颈,蹭着发尾柔软的毛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香。」

 

  江波涛一下子忍不住笑意,抖着身子笑了几声,双脚操纵着底下的计算机椅转了一圈,抱住周泽楷的黑脑袋。

  「早上才洗的当然香啊!洗发露还是你家的。」说着鼻子也凑到对方头发上嗅了嗅,「看吧,味道一模一样。」

  「嗯。」周泽楷从他的臂弯里抬起头来。

  那瓶洗发露平时周泽楷都没怎么在意的,现在用到了江波涛身上才觉得香。其中包括了许多说不出的情感和理由,大概是因为江波涛对他来说是个特别的人,所以连一项再普通不过的对象也变得特别起来。

 

  江波涛仔细注视着周泽楷的脸。嗯……第一眼,帅!看第二眼还是帅!我男朋友真帅!

  「哎小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对方眼窝上显示睡眠不足的黑色素,江波涛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你是不是没睡好?」

  「嗯……」平常只需要一抬眼就能让一群女学生尖叫的周老师精神萎靡地发出一个低了三个音节的嗯。

  这就是周泽楷今天特别黏人的原因吗?江波涛眨眨眼睛。

 

  「要不要睡一下?」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周泽楷特别干脆,稍微挪了一下姿势,脑袋就往江波涛大腿上栽下去。西装裤的布料质感有些粗糙,带着点洗衣粉的温和香气。挺好的。

 

  江波涛回头继续批改学生的考卷,顺便把周泽楷的那份也弄完了。只要一低下头就能看见对方安稳的睡脸,早就不是看见喜欢的人会心跳失控的青涩年代了,但这样微小的亲昵也让人倍感满足。

  伸出手,江波涛小心翼翼地触碰对方的发梢,感受着那柔软细致的触感,还有和自己身上一样的洗发精香气,最后满足地笑了起来。

 

 

‧饮水机前

 

  唰唰唰……江波涛在水龙头下把杯子冲干净,早上泡的巧克力热可可在底部沉淀了一些,比较难洗,他又是属于有点小洁癖的种类──不伤大雅的那种。

  于是江老师抓着杯子特别努力地洗啊洗刷啊刷,连有个人站到身边来都没发现。

 

  周泽楷盯着江波涛的后脑杓,那里翘起了一小撮头发,大约是位置太冷僻,那人没有注意到,放过了这个在一片梳齐的发丝之中的叛徒。

  周泽楷心里想着还是别告诉他好了,否则对方又要在意一整天了。但是手还是忍不住凑过去,顺着那撮调皮的翘毛摸了几下。

 

  江波涛洗杯子洗到一半被人摸了毛,差点跳起来,回头一看是周泽楷,就放下杯子,「是小周啊。」又看到对方手上的保温杯,「也出来装水吗?」

  「嗯。」周泽楷应了声,把手收了回来。

  午饭时间,走廊上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的学生,虽然饮水机和洗手台的位置比较偏僻,但还是有被人撞见的可能性。

  谈恋爱真难。不动声色地暗暗叹了口气,周老师旋开保温杯的盖子,哗啦哗啦地给瓶子冲水。

 

  他们一起走到饮水机前,两人都从口袋里掏出了茶包,江波涛一看那相同的包装,眨了眨眼睛,「不是说喝不惯茶包吗?」周老师是茶叶派。

  周泽楷摇摇头,随手把茶包扔进杯子里,到饮水机底下冲热水。淡淡的茶香立刻冒了出来,伴随着雾状的水蒸气,周泽楷站得离杯子太近,觉得脸颊都被蒸得热了起来。

  一方面,大概是因为江波涛看似不经意,触碰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指。

 

  一直到不久之前,周老师有个不为人知的兴趣,就是在私下会泡茶叶独自享受。

  江波涛在发现这件事之后还感叹了一下,要是班上的女同学知道她们帅气的周泽楷老师,闲暇时的兴趣是泡老人茶,绝对会惊讶得眼珠子都掉出来。

  好吧,或许她们会觉得萌也说不定。反差萌嘛。

  江波涛对于这件事除了当然惊讶了一阵子之外没有表达过多的意见,只是他是茶包派的,所以两人的家里都各自多了一包茶包、一包茶叶。

  在一起从来没有强迫对方改变的事儿,只有互相接受和包容,爱的就是对方原原本本的样子。

 

  现在周泽楷偶尔也会喝喝茶包,有时候还能和江波涛扯上一两句口味和品牌的优劣,江波涛也会在他泡老人茶的时候蹭口茶喝,两只穿了袜子的脚在沙发上蹭成一块,茶香在明亮的室内蒸腾弥漫。

  多好。

 

  周泽楷加完了热水,总算空闲出来的手一把捉住了江波涛,趁着四下无人牵住了手。江波涛的指头在对方的掌心里刮了刮,为了更好地使用粉笔指甲都削得很短,这么轻轻地搔可能会有点痒。

  但周泽楷却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等江波涛反应过来的时候嘴上已经被亲了一大口,对方迅速退开带来的风还有隐约的茶水香味。

 

  「……周老师还真是狡猾啊。」江波涛凑到饮水机前加水,手指抚上嘴唇,轻轻压着。

  为了遮去那不自觉露出的微笑。

 


评论 ( 2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