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韩叶】考试时那个坐在斜前方白白净净的男孩子

►全职/韩叶,私设颇多

►前半主要讲述lo主当天考场上的经历(。


‧考试时那个坐在斜前方白白净净的男孩子



  韩文清考大学的那会儿也都和大伙一样心情紧张得很,前一晚没怎么睡好,总想着笔是不是好写啊哪里哪里没读到啊重点啦数学题目……

  以致于他隔天到了考场仍然精神萎靡,同班同学还问他是不是和人约架了怎么满身冒黑气。

  他不想和人打架,韩文清默默想着,他现在只想打自己一拳。


  眼见就要到预备铃响的时点了,韩文清低头再检查一次自己的应考物品,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刚抬起头,视线便被前方经过的一群人给吸走了。

  前头带队的人开阖着嘴似乎讲什么正讲得高兴,后面跟了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孩子,低头捧著书边走边看,安安静静的。

  一群少年浩浩荡荡地经过,韩文清还发现,戴口罩的男孩子皮肤特别白──实在不是他观察入微,只是在一伙全都是健康小麦色的肤色里突然叛出了一位白色的,理所当然会特别显眼。

  接着,预备铃响了,现场忽然安静下来。韩文清直起腰板,带着一颗忐忑的心走进了考场。


  面对第一次尝试的事果然特别紧张,韩文清对着考题显得有些焦躁,隔座的两位同学还时不时地抖脚扰乱视听,韩文清搔头搔得都要秃了。

  抬手将额角的汗水抹去,一抹白也跟着进了视线里。韩文清向前朝望了一眼,就看到原来是一位男孩子,白皙的后颈暴露在空气之中,格外显眼。

  只是个剎那间的恍神,韩文清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这样平静下来了。他便赶紧抓紧时间,继续投入重要的考试中。


  「测验结束,同学们双手离开桌面。」

  第一堂考试结束了,韩文清有些怔神地坐在位子上,看着监考老师一张张将试卷和题本收回,手心里满是汗。

  原来正式的考试是这样。和模拟考非常相像又有些差别,大概是气氛不同了。

  高压的考试结束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呆坐着,在收考卷的这段时间也做不了什么,韩文清忍不住往前看了眼,想要了解那拥有白皙皮肤的真身。

  仔细一看,白皙皮肤、戴着口罩、墨黑的头发──原来是他。不就是走廊上的那位吗?

  男孩子长得白白净净的,感觉特别安静、特别乖。对方似乎有点感冒,但连咳嗽也是小小声的,全被网罗在口罩之中。

  反正也算有缘,待会就去问个名字吧,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坏家伙。韩文清才这么想,就看到对方朝着右手边的男孩比了一记中指。

  ……手指还很漂亮。


  升学考彻底结束之后,高三学生的寒假也就正式开始了。韩文清难得有一段那么长的放风时间,就顺口接受了班上同学的邀约。

  其实无非就是约着打打球,在精力旺盛的青少年期,大家似乎都有用不完的体力,来追逐前途无量的未来。

  为了明天赴约,韩文清早早关了计算机,关灯睡觉。



  本来以为那次在考场上只是萍水相逢,不料人与人之间的交集线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剪断的。

  韩文清看着那位男孩子站在一旁的矮墙边,与一只猫咪进行着激烈的眼神对峙。

  他不再戴着口罩,说不定病好了。皮肤还是一样白,令人产生他不太适合站在阳光下的感觉……吸血鬼?

  韩文清对自己的脑补不予置评,走过去正要搭话,对方却先敏锐地回头看过来。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问。

  「嗯,同考场的。」韩文清回答。通常自己这张脸在某方面可以给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哦。」对方似乎对他从哪来的不太感兴趣,反倒是把视线再度投向那只小猫,「……真不知道牠怎么上去的,明明下不来。」

  矮墙上的小猫冲着他喵了一声,像是示威,但听起来却可怜兮兮的。

  「好了好了,我抱你下来。」他叹了口气,伸长了手要捉猫,但那猫似乎偏偏要和他作对,一双小爪子拚命地挠啊挠。

  这人猫大战的场面韩文清实在看不下去,凑上去说:「我来吧。」

  对方狐疑地看着他,韩文清则信誓旦旦地伸出手。对方妥协,小猫滑进他的怀里,先是不安地喵了几声,最后竟然百依百顺地窝在他的臂弯中。

  「没出息的家伙,欺软怕硬!」对方撇嘴,对小猫的行径不屑一顾。


  其实韩文清从小动物缘就挺不错的,不过现在实在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比起这个,男孩的反应还比较值得玩味。

  从那个令人震撼的中指开始,他就认定了对方肯定不像外表一样乖巧,但没想到实际接触之后……竟有一股猬琐之感浮上心头。再怎么说猬琐两个字也不该贴在一位青少年身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还没等韩文清探究出个端倪来,男孩看着他,突然开口,「……你有没有打游戏啊?」细长白皙的手指在空中比划出敲键盘的姿势,令人有些眼花撩乱。

  「有啊。」他最近开始玩一款叫作荣耀的在线游戏,感觉挺不错的。但是问这个要做什么?

  「我有一位朋友说过,打游戏的都是好人。」对方笑了笑,「现在我觉得这句话大概有点可信度。」

  以往韩文清因为外表的关系和同龄人混熟需要更多的时间,虽说从小的教导就是让人不以貌取人,但外貌总是认识人的第一道途径,因此避无可避。而对方打从一开始就不太在乎他的外表这点,令他感到十分舒心。


  韩文清在路旁把救下来的放走了,回头就看见男孩正往外套口袋摸摸索索,最后掏出一枝原子笔。

  「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吧。」他把笔塞到韩文清手上,伸出白嫩的手掌心。

  韩文清挑着眉,觉得事情似乎有哪里不对。对方立刻解释道,「我没有手机啦。」

  好吧。韩文清抓过他的手,盯着白得发亮的手掌看了一会儿,果断移动位置写在手腕上头。他的手太漂亮,除了适合在键盘飞舞大概也适合写字,令人不舍得留下一点污痕。

  流畅地写完一串数字之后,就听到头顶上传来抱怨,「你写那么小,稍微碰到就会糊了的。」又笑了笑,「不过,没想到你的字那么秀气,感觉好像女孩子。」

  「你的手也很像女孩子啊。」韩文清毫不留情地还击。

  对方啧啧啧地说道,幼稚。

  韩文清翻了个白眼,谁先的。


  「话说你叫什么?」

  经对方这么一说,韩文清才突然回想起他俩还是陌生人的事实,正要开口,后头远远传来了一声叫喊。

  「韩文清──」

  韩文清早忘了原本的目的了,匆忙朝那头举着篮球的小伙伴喊:「我等会过去!」

  回头差点撞到一只手臂,只见那人在电话号码下面写了三个字,脸被举起的手臂遮了一半,「是不是这三个字?」

  韩文清看了无奈地垂下眉,「不是,我的清有三点水。」先不提什么,就是这外表也不适合文艺青年啊。

  「你呢?你叫什么。」

  「我叫叶修。」叶修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皮肤在阳光下白得不可思议,韩文清的心却不再那么平静,「以后一起玩吧。」



  眼见寒假就要到底,打开班级专属的聊天室,里头一片鬼哭狼嚎,不知情的或许还会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件。

  不过对学生来说,寒假结束的确是个堪比世界末日的大事件。

  不论是放假还是上学,韩文清的作息都十分固定,倒没有那种天崩地裂的感受。就是手机至今没有响动,心被晾着晾着也就干了,比原先还恬静。

  单方面的消息太过空白,韩文清甚至都不了解叶修这个人,两人之间的联系也只有当天给的手机号码。

  事到如今也不用多想,在这场关系中韩文清处于绝对被动的立场,就算想了什么也无力去做。


  他关闭了聊天室的窗口,拿出账号卡插入登入了荣耀,大漠孤烟挺拔的身影很快便出现在眼前,一旁的手机却在此时不安分地嗡嗡响动。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未知的号码,他思考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接起来。

  对面只是喂喂了两声,韩文清就立刻知道是谁了,一颗平稳的心彷佛换了马达似的,以前所未有的频率飞速颤动。


  『韩文清,你打荣耀不?』那头的叶修说。

  「正开着。」

  『那你看一下最新的活动。』

  韩文清登入了角色,点开了活动页面。最上头的消息以显目的字体写着──「打线下赛,领奖金」。

  点进去里头是活动的详细介绍,韩文清草草读过一遍,最后看到地点,似乎就在这附近而已。


  他差不多知道叶修想做什么了,「怎么?」

  『嗯……也没什么,就问你想不想参加。』叶修顿了一下,『我另外还有邀请一些人,你来打打酱油就行。』

  韩文清看着自己的大漠孤烟,满等、并且才刚换上一身顶级的橙装……自己这酱油打得可真高级啊。

  『怎么样?韩文清,约吗?』

  他思考了两秒,觉得自己没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果断地说道,「约。」


  他印象中的叶修从考试时坐在自己斜前方白白净净的男孩子,成了会和小猫争斗有点幼稚的男孩子,现在又成了会和他说「约吗」的男孩子。

  不知道未来会成为何种模样,也不知道对方眼中的自己是何种模样,此刻韩文清都衷心地希望,他们之间的交集线能够持续地连结下去,永不间断。


──────────


考试当天我就觉得斜前方的男孩子好白好可爱感觉好乖啊,但是我并没有看到什么雪白的后颈,当天天气还好但风很冷大家都包得跟粽子一样(。

在考完好像是倒数第二节的时候吧,收卷的时候,他朋友(睡了整整一节)转过头看着他笑,他就朝那头偷偷比了一个中指!!目击的我少女心(没有这种东西)都碎了_(:3 」∠ )_

但是男孩子之间纯洁(?)的友谊也很可爱啦真的。男孩子还是活泼一点好,嗯。

评论 ( 14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