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多CP】Kiss(情人节甜点♪)

►全职|韩叶、周江、喻黄、张肖、双花、高乔(按顺序)

►全部甜甜甜甜!几对有一点肉渣渣!

►希望看完这文之后在家刷文空虚寂寞的小伙伴们也能感到甜蜜!

 祝情人节快乐(๑ơ ₃ ơ)♥


‧Kiss


[韩叶]


  这个亲吻着急又仓促,差一点儿牙齿就要撞在一起。

  明明互相都是第一次和男人接吻,却像是酝酿了许久一般,在丝毫没有浪漫气息的昏暗巷子里逐渐靠近,最后彷佛两块磁铁那般吸在一块儿。

  叶修咬住了对方的舌尖,心想这男人外表看起来挺硬派但是嘴唇却挺软的……正巧把叶修摁在墙上的韩文清也是这么想的。

  将游戏摆在健康的前一位的叶修身上没有丝毫肌肉可言,韩文清手指接触到的就是一整面平坦而柔软的小腹肉。或许是轻巧的触碰令对方发痒,叶修身体发颤地笑了起来,韩文清咬了一口他的下唇。

  「唔、你别往上摸……」晦暗不明的灯光和窄巷简直就是变相的催情剂,叶修实在不认为自己还能在这种状态下保持良心的自觉。

  韩文清也不知是无心还是刻意,手掌就一直停留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轻轻地搔弄。

  叶修被撩得恼火,揪着对方的头发嘴唇亲了又亲。


  直到唇齿缠绵够了,他们才整理好衣物,像没事人一般地走出小巷子。




[周江]


  江波涛才刚想说些什么,周泽楷就沿着他的颈子舔了上来,最后湿热的吐息停在耳朵边上。

  江波涛简直头昏脑胀的喘不过气,对方的气息呼在耳朵上痒得要命,更要命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起反应了。

  在这个地方……江波涛环顾了一圈四下无人但采光明亮的办公室,摇了摇头。绝对不行啊!

  他抓过周泽楷的手打算好言相劝,哪知道对方忽然冷不丁地往自己的耳垂上舔了一下。

  江波涛当下就发出了一声相当古怪的闷哼声,脑袋一片空白,周泽楷的手掌趁隙把他的衬衫从裤子里撩出来,双手摸进了衣服底下。

  事到如今江波涛也不想管了,回过身揽住周泽楷的颈子,抬头便干脆地吻了上去。




[喻黄]


  两人个摸摸索索弄了半天还进不去,黄少天急得汗都从下巴滴下来,不知所措的情绪渐渐占据了他。

  喻文州搔了搔他后脑杓的发丝,往他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少天,你等等。」

  黄少天看着他爬起身,先前焦急的心被一个轻柔的吻不着痕迹地安抚平了,他躺在床上说一些没什么太大意义的话,直到喻文州走回来。

  喻文州湿淋淋的手指再次碰上他的那处,这回很顺利,「疼吗?」

  「还、还好……」黄少天抓着他的手臂,脸有一半埋在枕头里头,闷闷地喘。

  喻文州的手指离开的时候下方还有那种湿漉漉的感觉,火热的硬物抵在那里,他的脚指绷得紧紧的。

  见状,喻文州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把黄少天的脸扳过来,突然舔了舔对方的下巴。

  「……少天,你好可爱。」

  黄少天一脸被雷劈的表情瞪着他,喻文州趁机顶了进去。入到最底的时候他拍了拍黄少天的背,「好了。」

  「不许……」黄少天满脸通红忿忿地咬着他的肩膀,「你不许再讲那种话!就算那种情况也不行!」

  哪种情况?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做错什么。




[张肖]


  刚开始调整睡眠时间的缺点就是生理时钟还是改不掉,肖时钦总会在凌晨清醒,然后在身旁发现熟睡着的张新杰。

  两个人的体温融在一个被窝里,眼镜在矮桌上背对背靠在一起,床铺上的人则是面对面依偎着。

  肖时钦眨了两下眼睛,眼前还是模糊的,他有一点近视,不得不和眼镜相依为命。但是凑到这样的距离就看得清了……他扭着身子朝着张新杰的方向移动了两米。

  张新杰猛然睁开了双眼。

  肖时钦吓得心脏差点停摆。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轻声问道,「抱歉,吵醒你了吗?」

  张新杰低低地回了声没,用手揽过肖时钦的头颈往他鼻子上亲了两下,半睁着惺忪的眼睛,「几点了?」

  「才三点,你继续睡。」肖时钦阻止了他想要拿眼镜的手,将盖着两人的棉被拉上来了些。

  经过方才一番骚动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更贴近了些。肖时钦也不知道是一时兴起还是什么,凑上去吻了吻已经重新睡着的张新杰,缩回原位的时候窃笑了一下。

  像是完成一场甜蜜的恶作剧。




[双花]


  张佳乐感受到嘴唇上的温热触感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孙哲平的舌头撬开他的嘴,大举入侵他的个人领域为止。张佳乐才猛然回神,妈的他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给强吻了!

  而且他还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推开对方。

  毕竟他们刚看完一部浪漫喜剧片,灯光昏暗,气氛正好,正适合来个热烈的吻……呸。

  于是他一鼓作气地推开了孙哲平,「我靠孙哲平你发什么疯!」

  孙哲平没说话,两只瞳孔在黑暗底下明亮得出奇,有点像是他们刚研发出繁花血景打法时,那种热切又怀抱着期待的眼神。

  面对这样的视线,张佳乐不知道为什么平静了下来,他又问了一次,这回语气非常轻,「孙哲平,你想干什么?」

  孙哲平没回答他,只是用那种几乎要把人盯得穿孔的眼神继续看着他,「张佳乐。」

  「你跟我吧。我喜欢你。」

  张佳乐觉得孙哲平的脑袋肯定坏了。自己的也坏了。

  不然他怎么丝毫也不排斥这样赤裸的告白,和对方突然贴近他的耳语。孙哲平的牙齿啃在他的脖颈上,有时重得像要咬出血来,有时轻得像小猫的舔舐,留在他的皮肤上彷佛某种烙印。

  「张佳乐。」孙哲平缓缓把他放倒在沙发垫上,抬手用遥控器关闭唯一的光源,「你还欠我一句答应。」

  「闭嘴。」张佳乐压下他的颈子,一张口狠狠地咬在他的嘴唇上。




[高乔]


  高英杰和乔一帆约在广场喷水池前见面,节日的气息在不知不觉中渲染了整个街道,来来往往的情侣们令整个街道上闻起来都是甜的。

  乔一帆这是第一次和对方实质意义上的约会,前一晚兴奋得差点失眠,当天又紧张得差点忘了戴手机。

  高英杰则是从起床开始坐立不安,总觉得摆什么姿势都不对,又跑去整理了一次外出的衣服,最后忍不住提早了十分钟出门。

  他俩到的点十分相近,抵达的时候双方低头一看手表都笑了,但没有人想问对方为什么那么早到。

  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们就像普通朋友一样普通地逛逛街,光天化日大街上连手也不能牵,但想到陪伴在身旁是对方,牵不牵手就好像不是那么重要了。

  草草逛了热闹的商业区一轮,高英杰低头看了一眼表,快到点了。


  「一帆,走这里。」眼见他和乔一帆就要被冲散在人群当中了,高英杰眼捷手快地一把捉住对方拉了回来。

  这期间他们的手就一直牵着了。

  「我们坐这里吧,听说待会儿会有烟火哦。」高英杰带着乔一帆到邻近喷水池的长椅上坐下,话音方落,炸裂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来。

  彻底变暗的天空上散开了第一朵火花,热闹的城市顿时被一阵五彩缤纷的色彩笼罩其中,每个抬头的人脸上都是烟花光彩的碎片。

  乔一帆的瞳孔里也充满了流光溢彩的颜色,少年的眼睛远远地望向夜空,脸上写满了惊叹和兴奋。

  高英杰缓缓凑了过去,意识到自己想做什么的时候他的手心已经满溢着汗,身体也因为紧张而发抖。

  就在嘴唇离乔一帆的脸只有不到半呎的时候,乔一帆忽然转了过来。

  乔一帆因为惊讶而睁大了眼睛,但下一秒却像下了什么决定一般,一闭眼睛视死如归地往高英杰的方向靠过去。

  柔软的嘴唇碰上了高英杰的嘴,仅仅数秒就立刻离开,但高英杰觉得自己大概永远都忘不了当下的触觉,和心跳得飞快的感觉。

  「一、一帆……」高英杰连话都说不好了。

  「今天能和英杰出来玩很开心。」乔一帆握着高英杰的手,瞇着眼睛笑了起来,「希望明年也能一起过。」

  「祝你情人节快乐。」


评论 ( 6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