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双花】面对镜子那啥啥

►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那个非常久远的点文(?),为了三百粉也能再玩一次我还是赶紧还债吧(。

►全职/双花

►一篇没啥技术的肉文

  @鬼夙和三天保質期的鮮奶 的点文~


  飞到B市的那一天上午,张佳乐把行李整组丢包给孙哲平后,就一头埋进孙哲平的枕头里,呼哧呼哧地埋头大睡。

  打完比赛之后连夜赶班机,实在把他累得够呛,偏偏在机上又睡不好觉,下了飞机张佳乐简直觉得自己不成个人样。

  直到下午,他才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声音沙哑地喊着,「我饿……」

  孙哲平不是个会下厨的人,所以事先就叫好了外卖,时机正好,张佳乐睡醒时食物都还是热的。

  张佳乐进入浴室胡乱整理了把仪容,然后脚步虚浮地飘出来。

  不过在嗅到炸鸡香气时,他的步伐顿时快了三倍。

  孙哲平给他留了个位置,虽然孙哲平家的沙发挺宽大的,但他们还是习惯挤在一起──大概就和双人床一个意思。

  「唔、大孙,换个台。」张佳乐嘴里叼着根鸡翅,一只手拍拍孙哲平的大腿,「那个歌手妹子,这几天和好几个男星闹绯闻,那张脸都要看腻了。」

  孙哲平手撑在沙发扶手上,看着他吃东西,炸鸡翅的油弄得张佳乐嘴唇都油油亮亮的,对方时不时还伸出舌头绕着边缘舔一圈,像极了一只餍足的猫。

  「没想到你还挺关心这些八卦?」孙哲平拿纸巾替他擦了擦沾上油沫的脸,手指有意无意地往柔软的唇瓣上轻按。

  「就是不小心看到。」张佳乐含糊不清地回答,「还有QQ,你都不知道李迅那家伙消息多灵通,都可以改行当狗仔了。」他轻轻张口咬住对方作乱的指尖,用软软的舌头抵着。

  回头他就把手上的鸡骨头扔了,手臂勾上孙哲平的颈子,将嘴唇凑过去覆上。

  孙哲平吸住他的舌尖,一股油腻腻的炸物气味立刻扩散在口腔间,怎么也搅不散。他们黏腻地纠缠了一阵,才缓缓放开。

  「太油了。」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腰,「去洗澡。」

  张佳乐又狡猾地舔了一下他的鼻尖,才转头往浴室走。


  张佳乐掩上浴室门,开始反省自己的色欲熏心。

  他并不是来找孙哲平干这事的!好吧,虽然也有想过……好吧好吧、他很想。

  从牙刷架上拿起自己的那把往嘴巴里塞,牙膏的薄荷味仔仔细细地刷过各处,直到确认油腻味已经完全离开口腔,他才漱掉泡沫。

  孙哲平那大得可以称作浴池的浴缸已经放了七分满,等他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之后,就差不多满了。

  张佳乐整个人坐进去,水就恰好淹到他的下巴,彷佛一层保护膜似地将他的身子完全包覆起来,既温暖又舒适。

  他才泡了一会儿,就感觉睡意模模糊糊地浮上来,但心里还是有些期待那个谁会推开门闯进来──不然他做什么不把门关紧?

  他的脸浸进水中,噗噜噗噜吐出一连串泡泡,起来的时候连发尾都湿透了。水珠沿着散开的发丝滑下,嗒嗒嗒地落在后颈上,有些麻痒。

  张佳乐又在热水里坚持了半晌,最后觉得实在不行,脑袋都要泡晕了,才悻悻地跨出浴缸。

  骤然曝露在冷空气下,身体的毛孔全都敏感地缩得老紧,他垂着头令头发往下滴水,手则伸长了朝浴巾的位置空挥了挥,最后碰到了个温暖的肉|体──

  「……我靠!」一抬头就见到一个赤身裸|体的孙哲平,他忍不住挤了句脏话。

  孙哲平你能不能再靠谱点啊?


后文请走 这里,办了汤不热终于有机会用到了好开心 (๑•̀ㅂ•́)و✧

打不开的小伙伴试试不老歌

评论 ( 3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