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韩叶】温度感知

▪全职/韩叶

▪老韩生贺期间正好遇上好多事情(つд`゚) 忙得焦头烂额各种语无伦次可能有(。

▪试着给老韩加入了好老公属性,感觉非常萌(。

▪算是有肉渣(?),写了和以往不太一样的韩叶,希望小伙伴们会喜欢~



‧温度感知



  叶修其实算是个对气温不太敏锐的人,偏偏偶尔气象预报又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于是便会出现明明天气寒冷,却穿着十分清凉的情况……

  「哈啾。」叶修缩在沙发上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往暖气炉的方向凑了凑。

  苏沐橙来来回回走了两三圈,终究看不过去,解了脖子上的围巾给他。

  叶修笑着道了声谢,接过来围上。颈部还没来得及享受温暖多久,就看到苏沐橙朝着外头招了招手,接着一个一米八的男人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

  叶修抬头,凑过去拉住他的手。对方立刻对冰凉的触感不满地皱起眉头,「怎么不穿得多一点?」

  叶修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头笑了笑,「气象预报又不准啦,老韩。」


  职业选手好不容易盼到的连假,苏沐橙说她要留在店里和果果一块儿,叶修则带着行李坐上韩文清的车子,前往对方在H市的一处房产。



  韩文清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暖气打开,叶修在外头寒风中被冻得够呛,哆哆嗦嗦地往暖气边上凑。

  本就是图个方便才买了栋房子在H市,自然是很少使用的。久经闲置的屋里灰尘遍布,要找个落脚的地方都难,于是两人只得稍作打扫,弄不完的就放到明天再说。

  两个人都搞得一身灰,韩文清放好了洗澡水赶叶修先去洗,叶修看了看自己身上,啊了一声。

  「忘了把围巾还给沐橙。」

  韩文清抹了抹他沾上灰的脸,「行了你快去洗吧,围巾交给我。」

  其实叶修整个人都沾上灰了,围巾怎么可能没有。韩文清等对方走进浴室关上门之后,找了个盆儿装水,老老实实地坐在凳子上搓洗围巾。


  叶修洗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立刻扯着嗓子大叫:「老韩,替我找件毛衣──」

  嗓音在回音良好的浴室内回荡回荡回荡……回荡了半分钟,外头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叶修洗好澡只好穿着一件薄上衣走出去,冷风透过窗户的细小缝隙吹进来,惹得他一身鸡皮疙瘩。

  万万没想到他在沙发上找着了韩文清。男人的眉眼紧闭,头仰着躺在沙发靠枕上沉沉地睡,叶修蹑手蹑脚地接近,伸手凑上去摸了摸对方短短刺刺的头发。

  这么睡大概不太舒服,但叶修想他看着很累,决定还是待会儿再叫他,便一个人摸进房里对着行李袋翻出了件套头毛衣穿上。


  韩文清睡到半途忽然感觉有些呼吸不畅,终于在一次短暂的窒息中苏醒过来。

  睁开眼睛,客厅的灯不知何时被人关了,加上外头天色昏暗,导致整个室内漆黑一片。

  不过韩文清还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枕着自己肩膀呼呼大睡的叶修,他有大半个鼻子埋在叶修那件毛衣里,难怪会呼吸不顺畅。

  韩文清觉得似乎哪里不对,鼻子又靠上去嗅了嗅,只闻到柔软精的化学气味和那人身上本身的香气。

  没有烟味……对了,自从上次住过之后就没有留下半包烟。套子似乎也用光了……

  思考了一阵子,韩文清最终的决定是把身上趴着的家伙先搬回房里,否则等一会胳膊都要被压断了。


  第一滴雨水啪哩地打在屋檐上时,叶修就一惊地跳了起来,他发愣地坐在床上许久,转头看到晾在外头的围巾已经移入了室内。

  而阳台边天色昏黄,一天总算是进入了傍晚。

  韩文清正在外头下面,简单的面条干净的汤,嗅起来却十分香。

  叶修赤着脚走到他身后,踮高了脚尖把下巴靠在他肩膀上,「老韩,我怎么觉得你好贤慧啊。」

  韩文清被他头上一顶乱糟糟的毛发蹭得痒,往旁边闪了闪,侧过头去亲叶修的耳朵。

  然后他动作利落地捞起了烫好的面条,「拿碗去。」

  叶修拿好碗乖乖地坐到餐桌旁,晃着两条腿大喊:「老韩快来我碗里!」

  生活大约便是两个人的相加。


  用完餐之后叶修自告奋勇地收碗洗碗,挽起袖子洗碗精泡沫弄得满水槽都是,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一脸惬意。

  韩文清坐在一旁看着他洗,看到一半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总觉得和对方在一起久了,笑纹也逐渐变深了。

  摇了摇头站起来,叶修正好洗完了最后一个碗,晃着手四处找洗手液,韩文清站起来顺手拿给他,嘱咐道:「洗干净。」化学药剂残留对皮肤不太好。

  「嗯。」叶修笑了笑,埋头仔仔细细地将每个指缝都洗过。



  生活总能挤出那么一点清闲的时光来窝在沙发里一动也不动。

  韩文清和叶修挤在一张沙发上,手上拿着遥控器将那没有几个频道的电视转来转去也丝毫不嫌腻,身体像是种在沙发里长了根发了芽,悄悄结出了一颗颗名为温馨幸福的甜美果子。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腆着个饱食餍足的肚子却是怎么也不想动。叶修起先还坐姿端正,伸手揉肚子消食,最后彷佛没了骨头,整个人瘫在韩文清身上。

  「啊,刚刚那台……」叶修突然叫了声,「那不是以前很有名的电影吗?」

  「嗯。」韩文清也很怀念。两个同时代的人总能找到一些微妙的共鸣。

  于是他俩惺惺相惜地对视了一眼,转回那个频道开始观看那部播了一半的电影。其实电影情节他们全都一清二楚,但好电影就是有令人一看再看的本事。

  最后到了女主和男主吻别的情节,叶修也有模有样地扳过韩文清的脑袋亲了下去,他愉快地眨了眨眼睛正要说话,韩文清就冷不丁地把他压倒在沙发上狠狠地吻。


  「老韩我腰、疼……」叶修在来势汹汹的接吻中含糊不清地道。

  单人沙发容纳两个男人本来就十分勉强,韩文清这猛地一压可就把叶修挤得够呛,腰都磕着了扶手。

  韩文清抱着他又啃了几下,终于大发慈悲地放开手,两个人磕磕绊绊地移驾到了床上。

  叶修一头埋进柔软的被单里,立刻打了个呵欠,但情欲还是胜过了睡意,他转过身搂过韩文清的颈子,唾液在舌头交缠中变得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叶修在吻过一轮之后意识有点不太清楚,不知是困得还是精虫上脑,等到韩文清极为细致地将那个地方润滑过一遍之后,他才发现对方难得没戴套。

  「……不用套子?」叶修懒懒地躺在床上,声音中带着些许情欲的沙哑。
  
  「上次用完了。」

  估计是隐约想起上回发生了什么事,叶修难得老脸一红,摆摆腿咳了一声,「你来吧。」

  韩文清扶着他的腰缓缓地进入,嘴唇一路从对方的脸颊吻到锁骨,等待叶修慢慢调整好呼吸。

  室内的空气似乎变得有些凝滞,叶修仰着头深深呼吸了几口还是觉得头晕,韩文清埋着头正啃着胸前那块肌肤,叶修弯起腿踢了踢他。

  这是好了的意思。韩文清抱着他试探性地动了两下,确定对方的表情没有太多不适才开始动作。

  做到一半时韩文清挠了挠叶修冰凉凉的脚丫子,「……我给你买的毛袜呢?」

  「嗯……我扔,扔洗衣篮里了吧?」叶修的声音夹杂着喘息含糊不清。其实他根本没听清楚韩文清说了什么。

  韩文清从旁边扯了被子给叶修抱着,对方干脆把整张脸埋进去,腰肢不断地颤抖。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做了,叶修被对方摆弄了几下之后就有点想射,轻轻揪了揪韩文清的头发,「拔出来……」

  韩文清慢慢地抽出来,最后两个人互相帮对方用手解决。


  叶修本来就困得要命,做完之后一放松就更想睡了,他半睁着眼睛看着韩文清拿面纸做后续清理,突然缩了缩身子,「冷……」

  韩文清扯过棉被摊在床上,然后包住叶修把他整个人翻了两圈,像做蛋糕卷一样。

  叶修像毛虫一样蠕动了两下还拔不出手来,他咕噜咕噜地滚到韩文清旁边,朝着对方的脸亲了一大口。

  韩文清看着他,「你也该多穿点,也不怕着凉了?」

  「我这不是……」叶修把脸埋在棉被里,只留下半颗黑溜溜的脑袋,「……还有老韩在吗?」
 
  韩文清听完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十分微妙的表情,然后他爬起身,把正在偷笑的叶修整个人塞进被子卷里头。


  听说越是令人不省心的人,身旁总会有个靠谱的人伴着。



END


──────────

这文发出来的时候lo主大概正在学校段考_(:3 」∠ )_


其实老早就开始准备老韩的生贺了,但想写的东西太多了最后还是拖到前几天才开始赶w

原本还想搞什么七日食肉计划的可惜没机会(#

总而言之这篇文给我们最棒的韩队!生日快乐!!。:.゚ヽ(*´∀`)ノ゚.:

以及韩叶一生推╰(〞︶〝) ╯

评论 ( 2 )
热度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