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不兴

▪湾家
▪底边写手需要朋友
▪全职热爱节操没有
▪叶神在手天下我有
▫专注傻白甜、萌点猎奇,脑洞天大,不吃虐!

▪主韩叶,还吃周江、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
▪总会谜一般的喜欢上冷CP:张肖、春蓝、宋柔、伞果
▪BG基本都吃!

▪特别特别不吃韩张

▫称呼的话请随意♪
▫有换头像的嗜好,八成是少女细腿,lo主是只腿控

欢迎小伙伴们玩乐交流(ノ∀`*)

© 迷雾不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韩叶】年少时(3~4)

▫全职/韩叶

▫校园背景,各种私设

▫高中三年的故事,傻白甜小清新,一起成长一起谈恋爱(*´◒`*)

  ☞1~2


3


  两人回家的路是同一条还是后来才注意到的。

  那时走在前头的叶修频频回头,最后忍不住开口道,「你……想跟着我回家吗?」

  韩文清拍了他背后的书包一个巴掌,解释道,「我家也在这条路。」

  叶修哦了一声,不说话。


  自那之后便养成了一起回家的习惯,不过因为韩文清家比叶修还近,所以一直没能看到他家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韩文清一面吃饭一面想这件事,结果似乎被韩母给误会了。韩母看着自家儿子重复着夹起炒蛋又落下又夹起的姿态,忍不住红了眼眶。

  「儿子啊……老实告诉妈,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韩文清心不在焉,压根没听清自家老妈说了什么,只隐约听见了几个单词,只能含糊地回答道,「嗯,交了一些朋友。」

  啊唔一声,他把甜甜的炒蛋塞进嘴里。


  「啊、唔──」

  叶修从喉头发出一声长而平坦的声音,韩文清放下板擦,奇怪地瞅了他一眼,「在干么?」

  「我觉得我的嗓音怪怪的。」他指着自己的脖子,清了清喉咙,「会不会是感冒了?」

  韩文清在黑板的角落用白粉笔写下今日值日,没怎地多想就说道:「变声期吧。」

  叶修的声音比同龄中他所认识的人还要清亮些,倒不是说女气,只是在一群嗓音低得宛如糙爷们般的同学之中显得格外突出。

  「咱老早变过了好不,都几岁了。」叶修翻了翻白眼,踢了他一脚。

  是这样吗。韩文清瞥了他一眼,决定不予置评。


  结果还真是变声期。

  过了约莫要一个礼拜,韩文清就发现对方唱校歌的声音变了。变得比原本要低了一点,除此之外声线也变得更饱满。

  第一个发现的是叶修自己。发现的隔天他就用着一种难以启齿、彷佛发现自己大姨妈来的表情捅了捅韩文清的腰,「好像真被你说中了。」

  韩文清见那表情笑得简直直不起腰,手上牛奶都差点儿没拿稳。叶修不开心地嘁了一声,转过身靠在他旁边的栏杆上。

  顶楼非常开阔,仰头能览进整片白云蓝天,教学栋楼层并不高,是因为学校占地面积广阔才能享有这块天地。

  可惜楼顶一般只在中午时段开放,日子不一定,今天他们还是运气好才恰好碰上时间。

  韩文清咬着吸管喝着奶,铝箔的小包装很快就喝空了,发出吸溜吸溜的杂音。他含着吸管,没有要扔的意思。天气那么好,阳光那么明媚,这种暖暖湿湿的天气总带给人一种慵懒的情绪。

  一阵风袭了过来,把叶修额前的细发刮得飞散开来,露出平常没什么机会见人的耳根子。

  那阵风从白衬衫的衣领钻了进去,又从下摆溜出来,带着一点青草和新鲜晨露的气息,或许还有那么一些阳光的味道。

  连风也那么青春。



4


  为了更好地凝聚大伙们的感情,每届小高一往往都会举办一些班级竞赛,培养一种团结努力一致向外的精神。

  出发点是好的,学生的接受度也是不错,不得不说团体的气氛感还是很重要的,伙伴们为了同一件事情打拚,而非自己默默耕耘,光是如此就令人跃跃欲试。

  班级竞赛花样百出,每年几乎都会换上一次,校歌演唱、健康体操、英文话剧……很不幸地,韩文清叶修这届抽到了校歌演唱。

  所谓的校歌演唱,就是唱着节奏单调用词浮夸的老古板歌曲,加上一些令人振奋的手部动作,集体冲着台下评审瞎嚎嚎,学生评选毫无美感第一名的活动。

  但事关班级的荣誉感,由班级干部开始发起了带动唱,于是几乎每回晨操结束之后都能看到这一帮人马扯着嗓子在操场上嘶吼的情形。


  叶修咕嘟吞下一口水润喉,看着几个男生在一旁热得哈嘶哈嘶喘气,嫌弃地撇嘴,「大热天的还在操场上练歌,也不怕晒成人干。」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叶修的皮肤那么白,估计很少晒吧,据说越白的人越怕晒。

  旁边有几个人休息时还在哼着校歌的旋律,叶修动了动耳朵,一听立刻跳了起来,「错了,应该是这样。」

  他瞇着眼睛哼了一小段,对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叶修满意了,回过头来盯着他看,阳光下他的眼睫毛亮亮地烁着光,「别笑。老韩,我刚在前排都听见了,好大一声破音!」

  韩文清据理力争,一首歌反复唱了一个小时多,嗓子都给吼哑了,破音那叫人之常情。

  「别解释,来来来,跟着哥唱啊。」说着叶修也不管他的反应就唱了起来。

  可怜他们这些经过调教的身心灵,单曲循环久了就算脑子不乐意也会跟着哼唱。叶修的声线经过变声期之后低了一截,但仍然很清亮,大约是他的音质原来就比较特别,听过一次就不大容易忘记。

  少年清澈温暖的嗓音在大操场的一处柔柔地散开,伴随着夏日惑人的水蒸气,四周的空气彷佛都暂时凝滞了起来。

  也许,连时间也凝滞了。

  少年们享受青春年华的当下,只觉得时光是无穷无尽的,永远不会消逝。但人只要活着就必须前进,前进到了某种岁数的时候,匆匆回首,发现其实青春很短,却装满了所有精采。


  他们清脆的歌声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班长大人拿着扩音器大吼着:「小伙伴们,中央集合!」才纷纷往操场中央聚集在一起,展开一轮新的练习。

  少年少女响亮的歌声回荡在广旷的校园间,比那欢声笑语还要美妙上了几分。

 


评论 ( 3 )
热度 ( 22 )